福建省拍卖行业协会 首页 登录 注册

牌照门槛已成沪买车一大障碍 车牌拍卖药不对症

2004-10-27 00:00  3390次点击

(2004年5月10日)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按照重量计算,上海私家车牌的价格已经超过了黄金。毫无疑问,牌照门槛已经成为上海买车族圆梦的一大障碍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比黄金还昂贵的车牌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买一款10万元左右的POLO是上海人老刘一个心愿,但最近他决定将自己的购车计划延后一段时间,原因很简单,上个月上海私车牌照价格创下平均中标价4.3333万元、最低中标价4.3万元的历史双高,这着实给他心头压上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为了缓解轿车牌照紧缺状况,上个月,上海市开始了第三次摩托车牌照转私车登记,有关部门说,上海市5、6月份将因此各增加3500张左右的车牌额度。老刘认为,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两个月,牌照价格很可能会下跌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持这种观望态度的人不在少数,但即便如此,4月17日的牌照中标价格仍然刷新了历史纪录,据拍卖主办方公布的信息,本月的投标额度为5500个,竞投人数8150人,比上月减少了1800人,平均中标价为4.5492万元,最低中标价4.42万元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作为全国惟一实行私人轿车牌照拍卖制度的城市,去年以来,上海的私车牌照拍卖价格持续走高,去年2月的平均中标价是2.5254万元,1年多的时间内,价格上扬了80%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时下的说法是,上海私家车牌按照重量计算,其价格已经超过了黄金。毫无疑问,牌照门槛已经成为上海买车族圆梦的一大障碍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今年2月,上海市信息中心汽车产业发展研究室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由于轿车消费的高门槛,低档轿车在上海的市场正在日趋萎缩。上海市2003年国产轿车上牌数据统计:高档轿车(20万元以上)占38.04%、中档车(10万到20万之间)占57.32%、而低档车(10万元以下)占有率是个位数——..64%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报告认为,中低档轿车是进入家庭的主要车型,但上海的私车牌照费阻碍了这部分市场的正常发展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直接的后果之一就是异地上牌在上海大行其道。“现在私人买10万元以内的轿车,一般都会选择异地上牌”,一位上海经销商告诉记者,只要车主提供登记照片,以及车辆合格证明和购车发票,上牌的事一天时间就能全部搞定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据称,早在2002年,上海就开始流行异地上牌,上牌地点多为苏州、昆山、嘉兴等周边城市。很多车商对此提供“一条龙服务”,不仅可为客户代办外地暂居证以取得异地车牌,还能代客户年检,所有费用只需2000到3000元(代办年检一次200元)。除此之外,车主为此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在每天行车高峰期不能上高架桥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据苏州市车管部门统计,上海居民在太仓、昆山等地上牌的就有8000多辆。观察人士估计,去年上海“红杏出墙”的车辆已突破两万辆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这无疑令上海市有关部门大为头痛,异地上牌不仅令上海牌照拍卖制度形同虚设,还造成了税收的流失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据媒体报道,今年2月底,长三角地区15个城市的车辆管理部门负责人在上海召开会议,确立了名为“车辆管理工作信息互通”的制度。15个城市车辆管理部门的负责人一致同意,限制上海车辆异地上牌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对此,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的说法是,上海居民用车到其他省市上牌,增加了本市交通的流量和道路负荷。目前交管部门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,加强疏导和管理,保障上海交通的安全和畅通。“从根本上讲,这都是为了保证市民的出行畅通和便捷。上海车牌的上牌额度一直采取无底价竞拍的政策,这是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的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但事实上,此举难以杜绝异地上牌之风,4月26日,记者随手拨打一个经销商电话,得到的答案是,只要交4000元费用,一天之内就可在杭州上牌,“昆山也只需多加500元就能搞定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私家车宜疏不宜堵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“国内很多大城市现在的交通体系就好比一道已经有很多管涌的大堤,一旦水量增大就不堪重负。”杨晓光认为,这个时候我们首先需要认真解决的是加固大堤,对于大水则宜疏不宜堵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杨晓光是同济大学交通工程系主任,其另一个身份是国家公安部、建设部实施“畅通工程”专家组专家副组长。近两年来,他多次通过媒体呼吁要科学地认识交通问题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杨晓光认为,牌照拍卖的不合理性是显而易见的,“如果我买车只是周末出行旅游,为什么要交纳高额的牌照费用?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 事实上,这里涉及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